REGAL LLOYDS INTERNATIONAL REAL ESTATE CONSULTANTS BEIJING CO.,LTD


发布时间:2016-08-16
芝加哥河畔的芝加哥
记得在香港时,我问过一个与我甚为要好的建筑师朋友,他的名字叫Ernest Lee,这是一位毕业于香港大学建筑系的资深建筑师,与他交往多年,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位甚为挑剔的人,我好像很少从他的嘴中听到“好”或者“最”这个词,但只有一次是例外,有一次去美国考察之前,我问Ernest,你觉得美国最漂亮的城市是哪一个呢?没想到他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眼睛定定的看着我说,“你是说最漂亮吗?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绝对是芝加哥。”这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因为他连续用了“最”、“肯定”和“绝对”这三个词,这在Ernest身上恐怕是极少见的。在那时候,我还没有去过芝加哥,但是却对她没有什么好印象,因为对她的唯一印象来自于美国的一些黑帮影片,诸如《教父》之类,仓库中的枪战场面似乎也就成了芝加哥形象的代表,后来读城市史时,了解到芝加哥还有另外一个雅号,那是诗人桑德堡(Carl Sandburg),他把芝加哥叫做“猪肉城”,或者叫做“世界的宰猪场”。那么,到底是作为建筑师的Ernest说得对呢,还是作为诗人的桑德堡说得更真实呢?后来,当我第一次来到芝加哥时,我发现,他们说的都是对的。

芝加哥,应当说是今天的芝加哥,时时处处都流露出一种湖滨城市的绝对优雅与绝对高贵,这种优雅与高贵,是任何一个美国城市所没有的。

 

这首先得益于芝加哥市在过去成功的产业转型,几乎所有的论著在谈到芝加哥市的城市功能转型时,都会用到一个词,叫“浴火重生”,这里面其实有两个含义,一是芝加哥的确失过一次大火,那是在1871年,芝加哥发生了连续几天的大火,摧毁约675平方公里范围内价值约两亿美元的财产。无情的大火并未给芝加哥的发展带来多大的影响,相反,通过一系列大规模的重建,芝加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扩张。如此看来,现在流行于我们城市建设界的一句话也是对的:“城市不光是建出来的,还是拆出来的。”如果用在芝加哥身上,那么我们或许可以说,芝加哥不光是建出来的,还是烧出来的。真的,大火之后,芝加哥甚至诞生了一个全新的建筑学派,那就是因为出于防火的需要,芝加哥在大火之后诞生的高层商业办公楼纷纷以强调耐火作为其第一属性,由此摆脱了纽约高楼复古式样的窠臼,开创了基于工程技术与实用需求考量的芝加哥学派(其代表人物就是大名鼎鼎的伊利尔·沙里宁,他还有一个更为大名鼎鼎的学生,那就是美国第一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第二层含义则应当归功于芝加哥成功的经济转型。20世纪60年代,芝加哥面临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政府致力于推动芝加哥的展览会议产业,作为展览及会议中心的麦高梅克展览中心(McCormick Place)即于1960年建成。该展览中心位于南部湖滨地区,经过几次扩建,现已成为全美国最大的展览及会议中心。同时政府积极推动滨水地区旅游项目的开发,而且还和本区的各企业、房地产业主一起,不断完善湖滨地区的环境,致力于开发芝加哥河两岸的公共空间,以支撑和促进旅游和展览经济的持续发展。经过这一系列的产业转型,今天的芝加哥属于“猪肉城”的感觉早已荡然无存。

 
现在的芝加哥,已经成为美国金融、商业、交通中心。尽管在全新的城市功能定位中,芝加哥将自己明智的定位于“国际大都市中的二级城市”(想想吧,芝加哥给自己的定位居然还不是一流的国际化大都市,但在我们今天的中国,想达到国际一流大都市的城市却有几十个!相形之下,我们太缺乏芝加哥人这种务实精神了),但是,谁也不能否认的是,芝加哥的确是全美最漂亮的城市!这是因为,在全美的75个大城市中,虽然有69个都坐落在滨水的岸线上,但没有一个能够像芝加哥这样得天独厚——在她城市东部的密西根湖,是一个有着海的气魄的大型淡水湖,或者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平静的海,她赋予了芝加哥所有属于海滨城市的优点,但又去掉了那些类似于纽约、巴尔的摩等城市海滨的缺点,在一平如镜的湖面上,倒映出一个极其优美的芝加哥,偏巧,芝加哥城市的南北轮廓线又堪称世界上最美的城市轮廓线之一,从西部的西尔斯大厦看起,再看到中部的密斯大师的湖滨公寓,最后看到北部的汉考克大厦,这本来就是一条美不胜收的凝固的乐章,而密西根湖的存在,使这一优美无比的轮廓线整体上被mirror了一次,就像你把一串漂亮无比的项链放在一面镜子上一样,由于倒影的存在,整个芝加哥市都被赋予了一种超凡脱俗的灵气——这,是当你站在芝加哥湖滨博物馆区的时候能够欣赏到的芝加哥。站在这条岸线上,我觉得Ernest是对的,芝加哥太漂亮了!不光是我,任何一个站在这条岸线上的人,都会这样想!

 
想来也有趣,如果让我们回想一下,在我们印象中的美丽城市的话,我们不难发现,要想使一个城市真的美丽,除了自身要漂亮之外,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那就是你必须拥有一个可以远观城市轮廓的“视角”,换言之,如何让人被看,有时候比看更重要。否则的话,无论这个城市多漂亮,也都只能是“锦衣夜行”,或者是“明珠投暗”了。让我们想想看,上海为什么漂亮,是因为她的城市恰好位于浦江两岸,从北向南望,抑或是从南向北看,上海的轮廓都是极其完整而又极其优美的,而恰恰是由于浦东晚于浦西开发差不多一百年,才使得这个城市更有了一种极富沧桑的美感。从南向北看过去,上海外滩的时间大约停在了1937年,那是一段地地道道的老外滩的景观,而从北向南看过去,那则是一段绝对代表中国二十一世纪全新城市形象的未来景观,在这种一北一南、一古一今的景观对比中,你简直能从一个上海城市读出一段《双城记》来,而上海这个城市的美,也就全在这段《双城记》中了。

芝加哥呢?芝加哥也有上海这样的景观!那就是一条属于芝加哥市内的最重要的景观走廊——芝加哥河,这也是一段容易被大家忽略的城市景观资源!

 

有了密西根湖,我们通常会忘记芝加哥河,而事实上,芝加哥正是一个因河而得名的城市,芝加哥河与城市的历史,正像北京那句老话那样:“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这本来是一段不应忘却的历史,但可惜的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连芝加哥人自己都曾经忘记过这条芝加哥市的母亲河。

现在,就让我们抛开密西根湖,仔细审视一下芝加哥河吧!

这条全长66公里的芝加哥河,以及由她延伸开去的城市运河系统,都曾经对芝加哥的经济发展做出过突出的贡献,她经密西根湖入口进入城市后,分成南北两支,流经很多居民区和工业走廊,在承担整个芝加哥运输大动脉的责任同时,她自身也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芝加哥曾经是一条重度污染的河流,正因为如此,再加上芝加哥湖滨地区的突出地位,河道作为城市公共空间的作用就被严重的忽略了,在1974年,“芝加哥河沿岸地区规划”(The Riveredge Plan of Chicago),虽然描绘了芝加哥河两岸的秀丽景色,但一直未有实际的实施计划来进一步开发,直到1990年,市政府推出了“芝加哥河两岸城市设计大纲”[Chicago River Urban Design Guidelines (Downtown Corridor)],规范了芝加哥河两岸的规划与开发。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联邦、州及市政府共投入了超过40亿美元用于解决芝加哥河的污染问题,并确定了新的发展目标,以替代过去作为沿线工业区运输和污水排放的功能。今天我们再看芝加哥河,她已经变成了一条极其优美的城市河流,不光有沿河的绿色步行道及各类大小公园,而且就连他沿岸的自然风景,和河里的各种鱼类,也都得到了充分保护。漫步于其中,你更能从中感受到一个更为真切的芝加哥,因为芝加哥河两岸的芝加哥,相比于密西根湖对岸的芝加哥,更真切,更人性化,更可感知,也更可触摸!

想来一个城市,能有一个景观视角和景观看台,就已经不错了,而芝加哥居然有两个——密西根湖和芝加哥河这一大一小两个看台。因此,在我们的眼中,也就出现了两个芝加哥——密西根湖对岸的,是作为景观鉴赏的芝加哥;而坐落于芝加哥河两岸的,则是作为都市体验的芝加哥。在后一个芝加哥中,你能读出的却是芝加哥的另外一面!

芝加哥河畔的芝加哥,是有历史的芝加哥。

行走于其中,河景的优美,使你会不断的出现“这山看着那山高”的想法,于是,你总希望不停的跑到对岸再看过来,而芝加哥河上密布的桥梁,又恰恰给了你这种可能性,因此,很少会有人沿着“一”字形走完芝加哥河,是的,应该没有人会这样简单的应对芝加哥河的美丽,只要你是一个稍解城市风情的人,你一定会像我当时那样,沿着一条“之”字形的曲折道路不停地在芝加哥河两岸穿来穿去,只有当你被这极度优美的城市河流景观折磨得精疲力尽时,你才能够体会到这条极富人性的芝加哥河她所拥有的狡黠的一面,在这种穿梭中,你可以读得出当年诗人桑德堡(Carl Sandburg)的比喻其实也是对的,因为在芝加哥河的两岸,你时时都能读得出她作为一个工业城市的过去,这种属于过去的凝重与沧桑,恰恰反映出了芝加哥今天的现代与优美。

芝加哥河畔的芝加哥,又是一个有着浓郁商业气氛的芝加哥。

 
如果从城市功能来看,芝加哥河与其他城市河流都有着很大的不同,那就是说,她其实是一条城市商务河流,在她的河流两侧,密布着一系列名声显赫的高档写字楼,比如说“西伟克路333号”,以及“西伟克路225号”,这都是大名鼎鼎的波金斯事务所的作品,还有,“RR唐奈利大楼”,她的建筑设计师则是大名鼎鼎的来自于西班牙的里卡多·波菲尔(Ricardo Bofill),而就在她的对岸不远处,那是两栋拥有世界级声誉的双塔公寓,这些大名鼎鼎的建筑,倘若放在别处,恐怕都会拥有自己的名字,但到了芝加哥河两侧,由于同类的兄弟众多,他们大多也都只好以各自的路名当作自己的名字。但有一栋却是一定要提一提的,那就是一座叫做“北码头”的旧建筑改建项目,这本是一座坚固的红砖与木造的仓库,后经建筑师的精心改造,现在已经变成了非常时髦而且非常受欢迎的商店与办公室所在。在我去到这座建筑时,恰逢傍晚,而这时候在她其中正举行着一场巨大的商务party,那规模、那场景、那气氛、那层次都让你真真切切感受到芝加哥河两岸所拥有的商业价值!

芝加哥河畔的芝加哥,又是一个及其人性化的宜居场所。

行走于芝加哥河两岸,你会深切地感受到,商务与人性、商务与居住、商务与生态、商务与景观,原来可以如此和谐的共处于一个城市之中,一条河流两岸,其和谐的程度,就如同漫步于芝加哥河岸上的人和漫游于芝加哥河里的鱼那样和谐。无论是河岸两边的城市步道,还是不时从桥中穿过的城市游艇,都让你感觉到这条河本身就是一个最好的线性城市公园,她的存在,就等于为芝加哥市赋予了一条城市生态走廊,而这条走廊的价值,芝加哥人显然意识得很充分,因为在他们的河流复兴规划中,你能感觉到他们在一寸一寸的保护并利用着芝加哥河的岸线资源,而且,时时可见匠心,处处有所不同,以至于你行走在芝加哥河两岸,你很难看到完全相同的两段岸线处理。相反,你倒是可以找到从世界范围内看来都有点匪夷所思的岸线做法,比如双塔公寓的滨河基座,就被处理成了游艇码头,这样一来,上面住人,中部停车,下面停船,这两个巨大的“玉米棒子”简直成了一对人类滨河建筑想象力的纪念碑。当然,双塔公寓是成功的试验,但只要是试验,也总有失败的,其中,芝加哥河南部的大河城(River City)就是最著名的一个,她的设计师柏特蓝德·戈柏是20世纪末最活跃的建筑师,也是最后一批货真价实的理想主义者之一。戈柏于1967年设计了玛瑞纳城“玉蜀黍”(其实就是“玉米棒子”,我们这样说,完全是为了让她显得有所区别)大楼("corncob” towers),他持续在大河城寻求最完美的城市组合,背后的动机是他坚信芝加哥需要中产阶级住宅。其实,关注中产阶级住宅当然没有错,但这位仁兄却把中产阶级住宅建得过于高档了,他设计了两栋“S”形的住宅,据说,这种灵感来自于神话中的芝加哥河的河蛇。而且,在这条“S”形河蛇的基座上,他又为中产阶级设计出了类似于双塔公寓那样的游艇码头,但是我想,这位理想主义者显然搞错了对象,档次倒是上去了,可惜中产不买单,因此大河城的试验也就以近乎失败而告终。但是,从建筑学的角度讲,他的景观设计却极大地丰富了芝加哥河的岸线,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那些对芝加哥河怀着至深感情的芝加哥人,是何等用心地对她的景观资源进行着精打细算,当然,正是因为如此优美的芝加哥河也只得让他们精打细算!

这就是芝加哥,这就是芝加哥河!她充满梦想,又承载着现实,她记录了历史,又启示着未来,只有读过了芝加哥河,你才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芝加哥,甚至,我看过之后会这样想,密西根湖的芝加哥是给外人看的,而芝加哥河两岸的芝加哥,才是给自己人用的,因为,这里的芝加哥既如此富于历史,又如此富于现实;如此富于人性,又如此富于商务;既如此富于城市,又如此富于自然。在这样一个完美的和谐社会中,芝加哥,也就展现出她极其优美的一面。这,大概就是Ernest说她是全美最美的城市的原因吧!本来,有河流的城市,就已经是幸福的城市了,而芝加哥,又是这些幸福城市中的尤其幸福者,为什么呢?

 
回想一下,原因无非有三,首先,芝加哥河有着位置的优势,她几乎从芝加哥城市当中流过,贯穿了芝加哥的主要商务区与景观区,而不偏不倚的承载着两岸的景观。

其次,芝加哥河有着宽度的优势,她的河流不宽也不窄,从两岸望去,既能形成优美的对接,又不至于影响跨岸的交通,在这样一个幸福的宽度中,芝加哥河能尽情的展示她对于城市景观的增色作用,又不会让你感觉到有什么不宜人的交通阻碍。

再次,芝加哥河有着生态的优势,经过多年的整治,芝加哥河早已做到了水清、岸绿、通航,这使得岸上的人和水里的鱼都能过上和谐的幸福生活,所以也才有了一条条水上游芝加哥的穿梭游艇。

想想吧,如果一个城市拥有一条像芝加哥这样的河流:位置是适中的,宽度是合理的,功能定位是准确的,而城市生态又是宜人的,那么这个城市,还有什么不优美的理由呢?唯一的理由,只可能是你对她不够珍惜,你忽略了她所蕴含的美的潜质。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是件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情啊!

而偏偏这种遗憾,在我们中国的城市中,却不止一处的存在着。前日的黄浦江,昨日的苏州河,还有今天的海河,不都曾经被我们忽略过吗?历经了十余年的反复治理,黄埔江与苏州河才显示出她应有的城市河流本色。而上海,也随着这两条河流景观层次的提升而升华,那么,天津呢?面对美国的芝加哥,和中国的上海,作为拥有一条经典的城市河流的天津,应该想些什么呢?我想我们应想到的不光是要学习、移植、或是嫁接,我们更应当想到的恰恰应该是两个字:超越。这是因为,海河不光拥有像芝加哥河那样的适中的位置、适宜的宽度,而且,海河还有自己一个极其独特的身份:她是唯一一条发源于城市中的河流,一条真正的“城市之河”,我们所缺少的,恰恰就是芝加哥人为芝加哥河所做的一切——河流生态治理与河岸景观整治,凡此种种,都是我们以前特别欠缺,而今天正着力去做的行为。相信我们去看一看芝加哥河的案例,我们就会得到这样一个明确的结论:我们今天为我们的城市河流所做的一切,未来都会证明,这,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