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AL LLOYDS INTERNATIONAL REAL ESTATE CONSULTANTS BEIJING CO.,LTD


发布时间:2018-08-06
李忠观点|以创新思维,打造历史之城,铸就“长江文明之心”

201886日,历史之城暨“长江文明之心”概念规划研究专家研讨会在武汉地空中心举行,多位联合国人居署专家、国内专家学者,以及武汉市政协、市国土规划局、市地空中心领导参会。此次会议旨在邀请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们,通过丰富的规划和策划经验,为武汉“长江文明之心”的未来发展出谋划策,以快速推进武汉“长江文明之心”的建设。


华高莱斯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忠先生受邀参加此次会议,并进行了《以创新思维,打造历史之城,铸就“长江文明之心”》的主题发言。结合国内外的前沿案例分享,李忠先生对“长江文明之心”的内涵和未来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并创新性地提出,延续武汉和长江文明的“创新”精神,用“创新”重塑武汉历史之城的独有魅力。 现将李忠先生演讲全文整理发布,以飨读者。

以下是李忠先生的演讲内容:

今天我讲的题目是《以创新思维,打造历史之城,铸就“长江文明之心”》。

创新,武汉的城市精神,更是“长江文明”的内涵!

我觉得在创建“长江文明之心”的时候,应当把“创新”作为主要线索。武汉原市委书记陈一新就曾多次提到“创新”。武汉的城市标语也体现着“创新”——“武汉,每天不一样”。“创新”是武汉的城市精神,是武汉的城市资源,更是“长江文明”的内涵!




如果以长江为主线,我们会发现,武汉在每个历史阶段,都有不同的创新。

农耕文明时期,武汉所在的楚地便为中国开创了新的诗歌形式——《楚辞》,按照王世贞《曲藻》的说法:“三百篇亡而后有骚、赋,骚、赋难入乐,而后有古乐府。”《楚辞》我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开篇,独创性非常强。工业文明时期,张之洞在武汉力主洋务造工业。张之洞是中国重工业的开创者,更重要的是他开办了中国最早的官办钢铁厂、中国最新式的兵器制造厂和中国近代第一所新式高等学堂……这些都为武汉在建国之初工业方面创造的各种“第一”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当然最重要的是,在如今的信息文明时期,我国第一家孵化器最早就诞生在武汉光谷。由此可见,创新精神在武汉,在长江流域是非常重要的特质。


武汉光谷

我们这代人都知道长江,很大程度是因为一部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大型电视纪录片《话说长江》。其中的主题歌《长江之歌》是先有的乐曲后填的歌词,而这个歌词当时是向全国征集的。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你从雪山走来……你向东海奔去……”,还有一句歌词是“你从远古走来……你向未来奔去……”。我想说,这种面向未来的创新观,对城市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应当以创新的思维引领长江的“未来发展”,以创新的手法打造长江文明的“独有魅力”,以创新的视角展现长江文明的“创新特质”。

用创新打造武汉历史之城的独有魅力

接下来要和大家汇报的是,如何用创新打造武汉历史之城的独有魅力,这部分我将会分三个方面来说。


☆ 第一,应当用活化的方式讲述创新历史 ☆

武汉现在其实已经拥有很多文化了,针对这些文化我们要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先“聚焦”,第二件事是再“活化”

所谓“文化聚焦”,就是我们不可能把所有方面都展示出来。如果都囊括进去的话,那它的主要性就没有了。如果你去维也纳,会发现尽管维也纳有众多故事和历史,但茜茜公主是他们选择的展示主题,整座城市都在围绕茜茜公主的故事展开;如果去了布拉格,它主要向你展示的就是卡夫卡;如果去到布达佩斯,那里所有的聚焦都在李斯特。所以,聚焦是非常重要的。


有了聚焦以后,还要有“创新活化”。武汉打造“历史之城”,要从生动地“讲好”历史以及亲身“穿越”历史两个方面来进行。在“穿越”历史方面,武汉有一件事一定要展示,那就是武汉是首义之地、红色之城。武汉在“长江文明之心”是有很多历史遗迹的,但是这些历史遗迹并没有串联起来。


在“长江文明之心”,红色革命景点俯拾即是

- 亲身穿越历史:借鉴案例|美国波士顿革命红线旅游

我在这里推荐一个案例,就是美国波士顿的“红线模式”。波士顿其实就相当于美国的首义之地,1951年,当时的波士顿市长(John Bernard Hynes)在波士顿规划了整条线路,将众多重要的历史遗迹以红线串联起来,并用红砖铺成了一条城市步行道。


在波士顿,只要你沿着地上这条真实的“红线”一直走,就能走完所有的历史遗迹。走到一个地方后,会有人扮演美国革命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人物,以革命人物的视角向你讲述当时发生过的革命事件。比如说告诉你,我就是当年什么事件里的谁谁谁,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的革命起义军,来我们茶党船博物馆来看一看,然后一起宣誓革命口号,一起参加革命行动,重演当时倾茶的情景等等。现在这是非常受小孩子欢迎的旅游项目。


波士顿茶党船博物馆用“亲历”的方式带领参观者亲身体会茶党与英国殖民者的斗争

如果我们能以“红线”模式把武汉的历史遗迹串联起来,那么这条“红线”就会成为一个新的强大的旅游磁极。也就是说,这个遗迹不只是某个博物馆,而是一根文化“红线”,一条“红色文化体验带”。那么,这根“线”有两种串联手法,一种是像汉诺威那样在地上油漆一条红线,抑或是像莱比锡一样以音符的标识来串联。


- 生动“讲好”历史:借鉴案例|台湾历史博物馆

其次就是如何强化我们的故事。武汉博物馆众多,是名副其实的“博物馆之城”,但在我们打造的博物馆群落中,如何让博物馆真正活起来?


这里我说一个案例,就是台南的台湾历史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做的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瞄准儿童。根据调查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各个城市的博物馆现在正在成为重要的旅游景点,全部是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去学习历史故事。台湾历史博物馆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时光车站”,让孩子们能够直接坐在车上。但是更重要的是,它会用一种“故事会”的方式讲历史故事。


这里讲历史故事的方式全部都是通过“互动式戏剧”进行的(也叫作“课本剧”)。比如武汉是有詹天佑故居博物馆的,詹天佑的人字形铁路是出现在小学课本中的,所以如果我们能有一个扮演“詹天佑”的演员来讲这个故事是非常好的。而且对于互动式戏剧,台湾历史博物馆还策划了“四大名著”,这些戏剧是谁来演呢?


因为旁边有台南大学,他们就让台南大学艺术系的人自编自导去演出,而且是三个剧组竞争,才能有一个剧组被选上。也就是说,很多演员在这里的演出都是他们的第一次登台演出。这个剧现在不但越演越好,而且使得很多小孩子乐于模仿这些人去演节目。


这样在课本剧的演绎里,展示武汉的历史文化,我想是很值得我们借鉴的。而且武汉非常有演艺人才的优势,武汉大学有戏剧影视系、表演系,武汉还有武汉传媒学院、武汉音乐学院,武汉音乐学院的音乐表演系是全国最好的。所以可以结合这个事情把历史真正地活化起来。


由左至右分别为武汉音乐学院、武汉传媒学院、武汉大学艺术学院

☆ 第二,用创新的方式延续创新历史 

第二方面就是刚才提到的产业,我觉得武汉的“长江文明之心”同时也应该是产业创新之心。这里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之一,具有强大的创新基因。武汉“汉阳造“所在的龟北片区现在留下了大量的可改造工业区。


这些老工业区现在正在做的,还是以文创为主导。以我们在北京和上海进行城市更新的顾问经验来看,上述区域的更新工作还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我们首先看一个国外最新城市更新的例子:

- 借鉴案例|英国伦敦东区科技城

伦敦的东区科技城地区由过去的旧城区改造而成,现在这里已经成为全球第三的科技创新区,你可以把它理解为英国的“科技引擎”。


这个“引擎”其实离伦敦的金融城很近,在改造过程中,时间轴是最重要的。自1997年布莱尔当首相的时候就开始了改造工作,从1997年到2008年一直在做文创,还出了本书叫《创意城市》。但是如果统计一下它的经济数据,这十年是没有真正发展起来的。然而等到卡梅伦上台以后,直接在2010年提出“硅环岛”,依托东区开始发展科技,到今天为止,它的科技彻底发展起来了。


那么我想说,文创很重要的一个事情是,看上去很好看,但是它的经济效益是有限的。北京最典型的文创园798艺术区,据北京产权交易所的公开信息,798文创公司2016年度营业利润亏损了870.41万元。文创虽然没有带动经济复兴,但其最大优势在于,它能够在不多花钱的情况下,让一个过去比较破败的区域显得比较有趣。也就是说,如果把文创看做区域振兴必然经历的一个阶段,我觉得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把文创只是看成未来终极的产业形态,事实上它的含金量是不够的


用涂鸦绘画的手法改造城市立面,让城市迅速显得很有趣

在伦敦东区将旧工业建筑改造成孵化器或者工作室的形态之后,连谷歌学院都来到了这个地方,现在通过政府扶持科研院校,形成了非常大的产业集群。它现在的人才密度能达到全球第一,而且GDP增长也是整个英国最快的区域,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迷你硅谷”区域。


成为举世闻名的“硅环岛”,形成了没有边界的创新群落

我想说,我们以前在旧城改造的时候都认为,科技是跟旧城改造没有太多关系的。事实上,现在科技回归都市的情况非常明显,所以当我们在重新规划历史中心的时候,不要排斥科技

而且我想说,艺术和科技现在结合的其实非常紧密,看下图百老汇演出的照片就可以知道,现在的电影不是“拍不成才做”,而是“做不成才拍”,所以现今电影的科技含量是非常非常高的。


《歌剧魅影》中,有大量惊悚、魔幻的戏剧场景。例如剧场里神出鬼没的笑声,必须通过先进的舞台设计和技术手段才能得以实现

所以,我们应当以文化艺术为先导、以科技创新为主体。如果这个地方本身就能成为一个科技创新发源地的话,那它就是对“长江文明之心”特质的最佳诠释,这是我说的第二个方面。

☆ 第三,用艺术的方式演绎创新历史 ☆

武汉的“长江文明之心”地区如果做好了,我相信它甚至可以成为“历史中心区”。因为以美国休斯顿、德国柏林、日本东京等为例,我们会发现每个大城市都会有“历史中心区”。这是代表整个城市乃至国家最高水平的文化聚集区,只不过有的强有的弱。


世界城市中,历史中心区就是代表整个城市乃至国家最高水平的“文化中心”

在中国的相关城市中:西安的城市中心应当是表现中华文明的中心;上海的城市中心应该是展示国际化文明的中心;而武汉的城市中心,就应当是展示长江文明的文化中心,因为武汉是地处整个长江的“天元”之位。

每一个“历史中心区”中,都一定要有自己的艺术主调性。艺术的主调性总体来说其实可以分成两类,要么是像雕塑、美术、建筑这样的空间艺术,要么是像音乐、戏剧、电影这样的时间艺术。像巴塞罗那,虽然那里的艺术人才是非常多的,但它首先聚焦的就是一个雕塑艺术展,有贝尔纳·威奈、杰昂·米罗等的雕塑作品;像纽约百老汇,其实我们都知道,纽约这个地区并不缺像Moma那样的美术艺术,他们主要表现的是自己的音乐艺术。


而对武汉的“长江文明之心”来说,它的艺术主调性应该是什么呢?音乐!为什么?首先,武汉的汉剧其实是徽班进京的正支,也是京剧的主要来源;更重要的是,国歌的词作者田汉在武汉度过了重要的创作时期。我想说,任何一个国家最重要的音乐都应该是它的国歌。如果到维也纳去看,它主要宣传了两个人物,一个就是德国国歌的作曲者海顿,另一个是奥地利国歌的作曲者莫扎特。对我们来说,武汉现在已经有了非常好的基础,那就是琴台文化艺术中心,这个地区已经有琴台大剧院,本身对展示音乐文化来说是非常合适的。


武汉汉剧


琴台大剧院和琴台音乐厅

- 借鉴案例|德国莱比锡

那么我们看一个案例,就是我刚刚提到的莱比锡。这里是许多音乐巨匠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它就把音乐大师们的历史足迹进行串联,形成了一条“音符之路”。


若果你去莱比锡旅游之所以印象特别好,是因为它始终围绕着一种文化进行展示,即每一个节点都有“音符丝带”的标志。这里面还有很多人扮演成过去的大师,向你展示各种大师的文化;每一个大师曾经生活的痕迹都留在这里,甚至由巴赫当年带出来的巴赫男童合唱团现在还在演出,而且留下了很多的历史遗迹和当年演出过的地方。在这里会感觉到文化非常充盈,莱比锡也因此获得了联合国世界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和“创意城市网络-音乐之城”。


音符丝带


巴赫男童合唱团

所以我想说,我们其实可以把一种文化作为主要性突破,我的建议是“音乐”,这是我说的第三个方面。

在“长江文明之心”展望长江文明的创新未来

最后我说一个建议就是,这里要不要建一个馆?我想说,我们还是应该有一个馆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知道,作为一个游客,如果总给我看抽象的东西,我可能缺少一个集中承载。那么,如果说武汉的长江文明旧馆代表了长江文明的前世今生的话,长江文明新馆应当代表着——在长江文明之心,展示长江文明的未来。

但是我要说的是,新馆的建设是需要讲究的,在打造上应坚持三大原则:

首先,必须体现环保的理念,因为习总书记提出要进行长江“大保护”而不是大开发,所以应该将生态写在脸上,让生态看得见。

其次,这个场馆应当是谦逊的,前段时间中国建各种博物馆的时候其实有种特别不好的趋势,就是认为博物馆本身也应当是一个文物。但其实我想说,这句话本身用在有些地方可能是对的,但用在有些地方是不对的。

以陕西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为例,如果我们要打造一个新的兵马俑博物馆的话,是不是要让大师做出一个足以震撼的新的历史遗迹呢?我要说的是:1978年希拉克来西安的时候,认定了咱们的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但是不管是什么大师,在今天所做的建筑总不会成为世界第九大奇迹吧?也就是说,想让兵马俑博物馆和兵马俑成为同样价值的文物,这本身就是对兵马俑文物的不尊重,所以这个场馆最好是更谦逊的。


安藤忠雄设计的现代艺术博物馆

上图是建在著名建筑大师路易斯·康所设计的金贝尔美术馆旁边的一些建筑,这是由安藤忠雄设计的,它们其实是很谦逊的。长江本身表现的是“水”,老子说“上善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所以这个馆不应该抢镜,而是形态服从功能、形式追随内容,打造出反映内容的最佳建筑容器。

最后,它应该展示我们的前沿技术,尤其是武汉的整个治水技术。长江文明新馆,应聚焦和展示长江水保护技术,关注长江水保护的创新技术,从而成为全球标杆。

- 借鉴案例|英国伦敦水晶大厦

那么,如果说我们要建一个馆的话,我觉得是英国伦敦水晶大厦这一案例值得借鉴。大厦的整个设计是非常成功的,每年吸引25万人来参观,而且里面的展示方法和展示技术都非常先进,有着很多体现未来的展陈内容。


但更重要的是它的地理位置,它是在哪里呢?紧邻伦敦CBD金丝雀码头。不同于金丝雀码头的高楼林立,它采取了一种很谦逊的方法,非常低矮却又非常生态。但是它整个又做得非常通透,空间特别好。一个博物馆最好的方法是让自己消融进去,因为这个博物馆的墙壁采用全通透玻璃展现未来感,用高技术的手法进行展示,你往往记住的是被它展示的内容,而不是这个馆本身,这可能是我们将来去做新馆时应该注意的方面。所以我觉得,和一个很漂亮、地标性的建筑物相比,一个能够体现艺术、表达谦虚的新馆可能更符合武汉“长江文明之心”的精神。

这就是我汇报的三个方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