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城市与城市理想——芒福德带给我们的最大财富

2019-10-14

在现实中,理想城市永远是不存在的,作为在这个现实世界中活着的人们,我们最有幸的,也只能是生活在理想城市的“接近版”或“修改版”中。甚至有可能生活在一个完全没有了理想的现实城市中。

但是,人类之所以选择了城市这一人类的伟大发明作为自己理想的居住地,而且,在这个无限多样的地球上,人类的城市能表现出如此惊人的相似性,那就说明,在这个创造了人类的星球上,伴随着人类诞生的,同时还有一种梦想,是关于人类理想居住地的梦想。

图片来源:华高莱斯 1/6图片工作室

人类终将在那里创造并存放自己的文明——那是这个星球上本不存在的,由人类自身创造的东西。这个居住的梦想叫城市,而实现城市的梦想是一种意志(ORDER),这种意志叫城市理想。

正是有了这样一种城市理想,人类才能在城市理想的驱动下,去实现一个又一个的现实城市——这些现实城市无一不是对理想城市原型的追求。从理想到大地或许有妥协,有修订,有遗憾。但是缺憾的理想也是一种意志,是一座又一座的城市被我们创造出来——使人类城市真正矗立的,不是砖头和石块,而是一群有了城市理想的人类!

人类理想城市的典范——以色列特拉维夫  图片来源:quanjing.com

这关于城市的理想并不仅存在于像忽必烈和彼得大帝那样的造梦者;也不仅存在于刘秉忠和奥斯曼那样的管理者;甚至不仅仅存在于象艾伯克隆比和柯布西耶那样的规划师。他们或许是城市理想的集中体现者,但绝不是全部——真正的城市理想,存在于原始村落中那些默默做着陶罐的工匠心中;存在于中世纪城垛上那些用力射箭的战士们的手上;存在于城市码头上那些努力扛起货箱的工人的肩头;存在于硅谷一个小咖啡馆中,梦想创业的小男孩热切的目光里,是他们,正是他们,创造了城市理想。传承着城市理想并最终决定着城市的一切。包括发展阶段,规模大小,形态结构——这是一切城市形成的力的来源!

人的精神决定了城市的精神 图片来源:image.baidu.com

刘易斯•芒福德先生诠释的,正是这样一种力;一种意志;一种理想;一种关于城市的理想——城市理想,如果这种城市能完全实现,那就叫做理想城市。但现实终归是现实,现实的方方面面是理想不可能完全实现的。但这不表明理想是不重要的,更不能由此而说,研究理想是不重要的。

刘易斯•芒福德 图片来源:zhuanlan.zhihu.com

之所以写这样多关于理想的话,是因为我每每向别人推荐芒福德及其著作时,被问及最多的两个问题是“他有什么规划实现的作品吗?”“看了他的书,对我来说,有什么手法可以借鉴吗?”每每得到我否定的回答时,我都很可以理解对方那失望的心情。毕竟,我们都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中。对一群现实世界的人谈理想,大谈理想,写出一本砖头那样厚的书去谈一个城市理想,那是很需要些勇气的。这是芒福德最大价值所在。这种勇气,这种态度,这份执着,这份认真,甚至都超过了其著作的科学方法的本身,是芒福德留给我们的最大的财富。

深圳——中国在理想城市道路上的探索 图片来源:quanjing.com

这里所说的“我们”,是很小众的,是指在中国做着城市研究的一小部分人。“ 芒福德研究中心”成立,也为我们这样一小部分人找到了一个家。这一家人应当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我认为应当是一群有理想的人,甚至说得再准确点,应当是一群理想主义者——研究芒福德大师的人,首先要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在其他领域里,理想主义者往往带有贬义的成分,但在今天的中国,特别是在今天中国的城市建设领域,我们多么需要一批理想主义者!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城市实践,但我们的城市理想模式是什么,都是个始终没有说清楚的问题。我们事实上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说清楚我们中国人的城市理想是什么,我们心目中的理想城市又是怎样。有了理想,再与现实相结合,才会变成有理想的现实城市。否则即使有城市,也只能成为人类欲望的集合体,而非人类文化的容器!有了理想,才能折衷。如果连理想都讲不清楚,那么一上来就讲现实,讲折衷,这其实是最大的不现实。有些事情可以摸着石头过河,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这样,至少城市不是。什么是规划,规划就是借助“力”——公权力,让理想跑得比现实更远一些!

让我们这样一群理想主义者能聚在芒福德的理想光辉下,少谈些问题,多研究些主义。这个主义就应当是如何建设一个理想城市的城市理想。